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炒股经验

导航

“激进投资人”卡尔·伊坎的投资法则

网络整理
网络整理

“激进投资人”卡尔·伊坎的投资法则

股票配资讯,我们常见他的名字之前被冠以诸如“投机家”、“激进投资人”甚至是“企业掠夺者”如此骇人的名目。

而这一切都要从他早年的发迹史说起。

卡尔·伊坎1936年216日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的Far Rockaway。

犹太人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和他作为土生土长的纽约客耳濡目染到的财富诱惑使他具备了一个典型美国追梦人的基本素质。

青年时代的伊坎早先在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中攻读哲学——直到今天,这所学校也还是全美拥有富翁校友最多的大学之一。

1957年,他听取母亲的建议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isty)转攻医学。

但伊坎像太多没常性的年轻人一样,对医学毫无兴趣的他没多久就辍学参军去了。

在军营里,年轻的大兵伊坎以自己特有的投机才能迅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扑克牌高手。

入伍六个后,伊坎选择了退伍,从此浪迹华尔街做了一名股票配资经纪人。

伊坎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生涯开始于1961年。

直到很多年后,当功成名就的伊坎回忆起他第一次走进纽约证券交易所时的情形依然唏嘘不已:“它们就像点石成金的魔法师,让奇迹在一夜之间发生,实力、野心和激情在一个个的天文数字中灿然交汇。

”再后来,就像《泰坦尼克号》里面酒馆中赌博的杰克那样,据说他因为出色的投机技巧而轻易赚到了4000美元的原始资本。

不过有好事者总爱翻旧账,从资料中人们找到蛛丝马迹,证明当年作为股票配资经纪人的伊坎在1961年的确赚了一些小钱,不过他在第二年就全都赔了进去。

也许是初入江湖的碰壁让年轻的伊坎认识到自己在专业知识上的不足,大学都没能毕业的他开始以惊人的毅力抽出时间上夜校充电,从零开始学习会计、证券分析等基础课程。

直到1968年,伊坎用自己几年来打拼股票配资的积蓄购买了一个在证券交易所中办公的席位,并成立了一家名为Icahn & Co.的小证券公司,主营业务无非是风险套利和期权交易之类。

伊坎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漫长的七十年代里把自己最年富力强的时光献给了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买卖。

20世纪80年代,伊坎的主要攻击对象是那些不愿意回购股票配资的公司(如B.F. Goodrich等)。

通常,被伊坎攻击的上市公司被迫牺牲其他股东的利益,用大笔资金实施股票配资回购,而伊坎得以获利并全身而退。

随着美国公司法的变化,这样的策略不灵了,伊坎不再试图经营公司。

最重要的是,对冲基金开始加入伊坎对时代华纳等公司的突袭中。

当伊坎攻击一家公司时,对冲基金通常跟在他的身后像洪水一样泛滥。

Highfields资本公司、都铎投资公司等都加入伊坎的行列,买入并炒作摩托罗拉的股票配资。

如今,伊坎的名字几乎等同于“巨头企业对博者”,上世纪80年代期间,伊坎在投资美国罐头到Uniroyal公司中发了财。

直到近年,特立独行的卡尔·伊坎才逐渐形成了他自己的投资旗舰的架构,其中以三大投资机构为主。

“企业掠夺者”的三大工具

伊坎主要通过三大投资工具来聚集财富。

其一是他的对冲基金—成立于2004年的伊坎合作基金。

该基金所需最低投资额为2500万美元。

作为发起人,伊坎自己的公司将收取 2.5% 的年费和 25% 的年度净利润,这比一般的对冲基金都要高(其他对冲基金通常分别只收取 1% 和 20%)。

如今,该基金管理着70亿美元的资本,其中伊坎本人出资15亿美元。

该基金主要投资于伊坎擅长的恶意收购领域:通过持有公众公司股票配资,之后努力推进公司管理或策略的改革,让公司股票配资和价值在短时期内快速上升。

据散户说,成立不足3年的伊坎合作基金年投资回报率高达40%,税后净利润率为28%。

American Real Estate Partners(AREP)是伊坎的第二个投资工具,这也是一家私人投资基金。

过去的两年里, AREP共为股东创造了约40亿美元的财富。

该基金的策略是:低价买入一家没人愿买、只有破产一条路的企业,之后把企业经营好,通常持有六七年,在公司获市场青睐时高价出售以获得巨额利润。

伊坎用这个办法在房地产、赌场、能源等领域多次出手,屡试不爽,获利巨大。

那些在上世纪90年代被该基金购买的公司,出售时的价格已是购买时的6倍。

这些并不是全部,还有第三条:伊坎个人在铁轨交通制造企业ARI公司、破产的汽车零件公司Federal-Mogul公司、金属再利用企业Philip Services公司投资了50亿美元。

他还在癌症药物生产企业ImClone公司、电信服务企业XO通讯公司占有控制性的股份。

高明猎手的秘密

伊坎的最大智慧在于他寻找猎物的妙招。

他的预料非常神准,以至于可以说一旦他买进了某公司股票配资,他就注定要赚钱,然后就是压榨管理层以使得收益更大。

说起来很简单,伊坎常常寻找那些苦于出售的企业。

总的来说,伊坎看重的是“硬资产”,如房地产、石油资源、林地等这些容易计算出价值的行业,避开那些严重依赖开发新产品的公司。

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伊坎在生物制药行业的收购也很成功。

“他会在最不可能的时候买入企业的股票配资,那时人们只看到企业毫无希望,因此在当时,很少有人会认同伊坎的做法。

” 瑞银的投资银行主管肯?

默理斯表示。

猜您喜欢

更多与激进投资人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