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正规安全的配资公司炒股平台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炒股经验

导航

配资门户网:大亨菲利普·卡雷特的股票投资法则

网络整理
网络整理

股票配资大亨菲利普·卡雷特的投资法则

股票配资讯,菲利普·卡雷特,经历最丰富的投资家,他20世纪20年代初就进入了投资领域,已经在金融市场上打拼了67年。

尽管已经年届91岁高龄,他仍然每天早晨很早就来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和两个儿子、一个孙女以及几位雇员一起管理着超过2.25亿美元的私人投资(1988年才从家族之外聘请了一位CEO)。

这位百岁老人看上去依然精力充沛,宝刀未老。

菲利普·卡雷特解释说,通过研究极其成功的散户的事业和方法,我逐渐得出一个结论:实际上他们一般都发明了一种新的投资方法—或者至少将前人的投资方法做了修改:T·罗·普赖斯(T.Rowe Price)主张选择盈利极具增长潜力的股票配资。

本杰明·格雷厄姆利用一系列公式将投资艺术简化为准科学,这些公式行之有效地使用了50年,直到20世纪80年代变得过于流行(至少有段时间是这样)为止;而坦普尔顿(Templeton)则是环球投资大师,投资遍布世界各国。

卡雷特能说出他自己的贡献吗?

“我喜欢在场外交易市场上交易的股票配资。

不过,我比大多数人要保守。

许多人认为‘保守’意味着通用电气、IBM等等。

但是我选择的都是些不咋热门的股票配资。

在场外交易市场交易的股票配资不像在纽约股票配资交易所交易的股票配资那样容易受到操纵,也不易受大众心理影响。

例如,我还记得温尼巴高实业公司(Winnebago)、科奇曼实业公司(Coachman Industries)以及其他所有‘娱乐车辆’ 公司的股票配资。

为了支撑这么高的股价,必须有一半美国人放弃房子,开着它们到处逛。

这些股票配资我唯恐避之不及。

“拉尔夫·科尔曼(Ralph Coleman)管理着一个名为‘场外交易市场证券基金’的基金。

其中包含了大约300只股票配资。

一旦这些股票配资中有股票配资在交易所公开上市,他就卖掉它。

该基金表现极好。

在我自己管理的组合中,场外交易的股票配资在所有股票配资资产中占了大约一半的比重。

我问卡雷特他是否能证明场外交易的股票配资比在交易所公开上市的股票配资具有更高的内在价值。

“不,”卡雷特说,“所有的垃圾股都是通过场外交易市场销售的,但也有一些顶尖的股票配资,比如说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

”(这只股票配资后来申请并获准在纽约股票配资交易所公开上市。

)卡雷特说他认识沃伦·巴菲特,伯克希尔—哈撒韦就是由他管理的。

“他是我的朋友,比我要聪明得多。

他在通用食品公司(General Food)的投资证明了这一点。

这是一家比较平庸的公司,主要生产咖啡产品。

当伯克希尔—哈撒韦购买这种股票配资时,我对自己说:‘天哪,沃伦这次犯了个错误。

’当我得知到这次交易时,通用食品的股价约为60美元。

几个后,这只股票配资涨到了120美元……哈哈!”(卡雷特在讲这个故事时不时发出低沉而沙哑的笑声。

他特别喜欢那些可以证明常识有时是完全错误的故事。

)

在这一点上,卡雷特在某种程度可以被视为沃伦•巴菲特的一个更老的版本。

的确,他们在外表上也很相似:圆脑袋并喜欢咧嘴微笑。

两人都有一种反叛性格:他们寻找没人想要的东西。

两人都比较喜欢诸如自来水公司或桥梁公司之类的冷门股,但是不在意这些股票配资被市场长期冷落。

特别是,他们都具有成功的价值散户应有的耐心。

许多年来,他们都保持定期交流。

卡雷特喜欢那些盈利不断增长的股票配资,但补充说:“如果一个公司的盈利已连续15年增加,那么下一年的情况很可能会比较糟。

我喜欢阅读好的资产负债表。

我收到大量年报。

我全部都看,至少也要快速浏览一下。

如果报表中权益比率很低,或者流动比率很低,我就不会再看下去。

我不想看到负债的字眼,但是流动比率至少要大于2。

如果这是一家公用事业公司,我希望看到合理的财务比率、有利的市场版块及良好的监管气氛。

“比如说,我喜爱的一只股票配资是玛格玛电力(Magma Power)。

我已持有该股多年。

实际上,我以大约4美元的价位买进的老玛格玛电力的股票配资,并在公司把主要资产剥离并部分清算时以45美元卖掉了该股,然后将所得购买了新玛格玛的股票配资。

玛格玛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即根据加州法律的有关规定,邻州公用事业公司必须以最高的‘规避成本’价格购买玛格玛生产的电力。

因此其市场是绝对有保证的。

这在大萧条时期极为关键。

这只股票配资并非通常所说的保守型股票配资。

很多散户自始至终都没有听说过它。

但是,对我而言,这只股票配资却是绝对‘保守’的。

股票配资大亨菲利普·卡雷特的投资法则